不同的職務,有著不同的思維與想法,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。但不論身處何地,從事何職,對於所應盡的責任、所該下的決定,都會是一種承諾,也會一種承擔!

今年的夏天,在台灣的教育現場,鐵定會是一個熱鬧的季節。由於國中小教師即將自明年開始課稅,教育部也同步降低了老師的授課節數。這個決定,也讓家長們開始擔憂:我的孩子未來會不會遇到更多的代課教師?在這樣的條件下,原本因少子化而許久未見的正式教師甄試,終於又重見江湖。看著一大群持有教師証,卻因生不逢時、早已在教育工作門外徘徊多年的準教師們,心中充滿著太多太多的感觸:是同情、是不捨,也有無奈,更有著深深的期許…

同樣的教師証,同樣的教學現場,卻因際遇的不同,有著不同的結局…有幸「生逢其時」的老師,在現今什麼都漲,就是薪水沒漲的經濟困境時代,至少還有一個可以讓自己與家庭溫飽的行業與工作,應該感到慶幸。尤其回頭一看,有好幾萬人和自己一樣,持有同樣証照、卻「生不逢時」的伙伴,拼命地想擠進好窄好窄的教甄之門,更當好好珍惜,這份得來不易的工作!…

再看看我們的教學現場,同樣的証照,正式老師收入穩定,而代理老師卻得不到應有的保障。寒暑假沒薪水,還得到補習班、麵包店……和許許多多不同行業的地方打工。想到這裡,真的對這群平常在學校一樣認真付出,上課兢兢業業,甚至敬業精神比起正式教師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代理教師,充滿了無盡的謝意,但也蘊涵了太多的無奈!尤其又看到極少數已取得正式教職的老師,為了一丁點的小利,卻好像政府欠他們很多,所表現出來的態度,相較之下,對比更顯強烈。更覺得需要提醒大家,什麼叫做勇氣與承擔!

擔任過大大小小、已不知多少場的教甄委員,也早已看過形形色色的百樣人,在口試的時後,如果問到:「如果有幸錄取,學校因活動或其他因素,需要加班時,您會願意嗎?」不用想也知道,每位考生總是可以不加思索、侃侃而談。然而一旦錄取,果真如此光景嗎?恐怕大家心知肚明。有許多的老師信守承諾,勇於承擔責任,將該負的責任一肩扛下,做得令人感動。但我們也不得不承認,也有少數人早已忘了自己當年在口委面前的信誓旦旦;也忘了當年在師資養成機構裡的報告是怎麼寫的;更忘了在這群孩子們的身上,投注那份對教育的熱忱與愛!……

不同的職位,本來就應有不同的責任與承擔。但是,現今的社會,時下部份的新新人類,卻沒有這樣的共識。取而代之的,只是滿腦子自身的權益,卻很少有人論及自身應盡的義務。「權利與義務的對等」,誰都會說,但又有多少人做到?甚至極少數人可能想都沒想到!……

一個會游泳,手上持有救生員和游泳教練証照的人,某一天到了一家游泳池應徵工作,發現救生員那邊報名人數較少(因為人命關天,一個閃失,可能就會有很大的責任),而游泳教練這邊的報名人數卻多如過江之鯽,於是當下決定報考救生員那組(畢竟錄取率較高)。這也是人之常情(因為需要工作嘛!)。然而進了工作職場,卻開始要求老闆換工作,說自己也有其他張執照,也可以勝任游泳池內其他的工作……完全忘了當初對公司應考時的承諾。我很想知道,如果你是泳泳池的老闆,你會如何看待此事?……同意?否決?認同員工這種「轉個彎,先求有,再求涼快」的心態?還是堅持當初與招募員工時彼此的承諾,而做出應有承擔的決定?

很多人的工作,是需要經常下決定的。有些事情的決定,輕鬆易做;但有些事情一旦牽涉極廣,需要下決定時,其實是五味雜陳的。順了姑意的同時,很可能會逆了嫂意。魚與熊掌,本就不易兼得。但回歸本質想想,教育工作的本質是什麼?學生的利益、老師的權益、學校整體的考量又各是什麼?誰先誰後?誰重誰輕?一旦抓住方向,必當有所取捨;一旦有所取捨,下了決定,就要有勇於承擔之勇氣和決心的準備。或許此時,很多人都需要開始思考,是否要和孟子一樣~「自反而不縮,雖褐寬博,吾不惴焉;自反而縮,雖千萬人,吾往矣」的勇氣和承擔!

創作者介紹

科學怪人的家

cjj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