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參加了台中市模範兒童的表揚大會,那是每年對表現傑出孩子們的一種鼓勵。除了例行的頒獎,教育局也安排了一些令人激賞的表演節目,讓氣氛更加地熱鬧。當天,我一人靜靜的坐在觀眾席,眼睛一直看著場中精采的表演…此時,耳朵裡傳來了坐在位子後頭幾位模範生的對話…聽著聽著,孩子們的童言童語,深深地吸引了我,於是我拉長了耳朵,感受一下現代的孩子,心裡到底在想什麼?

模範生A說:「你看!場中央那個騎獨輪車的小朋友,怎麼那麼厲害?騎一輪已經不簡單,還能放雙手,未免也太神了,他是怎麼做到的?好羨慕喔!我可不可轉到他們學校,參加這個團隊,也來練練看…」

模範生B說:「在騎車的特技上,我真的很羨慕他們,…但沒關係,再過半小時,市長就要頒獎給我,到時候,就變成他們羨慕我…」

模範生C說:「有什麼好羨慕的,這有什麼了不起,我騎腳踏車也會放雙手、我爸開車也會放雙手啊!…」

我很想知道坐在身旁的老師,聽到了這段對話,會從哪個角度看這些孩子們的想法?雖然直到我離開,我還沒有聽到老師怎麼說,或許,老師可能沒聽清楚,甚至沒聽見。…

回學校的路上,我一直在思考,這三個孩子面對同一件事情的態度…

第一位同學,抱著的是一種見賢思齊的心,看到別人的好,能夠欣賞,甚至想要學習,這樣的心態,不可多得,如果我是他的老師,高興都來不及。

第二位同學,我的解讀是:能欣賞別人,但對自己也超有自信。換成了李白的說法,就是「天生我才必有用」。在運動特技的領域,他明白不如表演的孩子,但相信自己在另一個領域,他有信心贏過舞台上表演的學生。這個社會,人本來就各有專長,各有舞台。大家都能在自己的舞台上發光發熱,各有各的亮點,這不就是多元智慧的展現?

第三位同學,個人的看法,不就是一隻井底蛙,而且正在吃著尚未成熟的酸葡萄。會開車的人都知道,現代的汽車,大都有動力方向盤,放雙手有什麼難的,只是為了安全起見,不能鼓勵罷了。也有不少人,騎腳踏車也會放雙手,只是不為也,非不能也。但是,再少掉一個輪子,只剩下獨輪車時,沒經過長期訓練的人,是根本騎不上去的。如果還要放雙手,難度當然更高。拿這三種不同難度駕馭的交通工具做比較,來求得自我感覺良好的安慰,只是更突顯了孩子的無知與渺小。這和平常住在井裡的青蛙;這和見不得別人比你優秀的人來說,又有何不同?

我常常講,每升上一個年級,就會淘汰一些人,這是常態。有人到了高年級就跟不上,有人在考大學、或是研究所時被刷下來,這也沒什麼好稀奇。在學士滿街走,碩士多如…的時代,又有多少人取得了博士學位?用自己多讀了幾年書的角度,來貶低少讀幾年書的人、來掩飾自己沒辦法更上一層樓,無疑地只是五十步笑百步!比輸別人,真的沒什麼,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,天底下也沒有永遠的贏家。承認別人比我強,然後找出失敗的原因,再繼續努力就好了。最可恥的是,比輸別人,還找了一堆理由粉飾太平;技不如人,還嫌別人的光芒過於耀眼。彷彿天底下所有的榮耀都得由自己先得,才可以輪到別人?

這個世界,本來就是多元發展的社會,你在某一領域比別人強的同時,也一定在另一領域比不過別人。諾貝爾獎的得主,是肯定他在其「研究的領域」有卓越的貢獻,而不是肯定他所有一切都超越了他人。面對別人的好,我們能不能以此當標竿,做為學習的對象,急起直追,甚至迎頭趕上,而不是叫跑在前面的人停下腳步,等著如烏龜般的你,悠悠哉哉地向前爬!…

三個孩子的對話,看出了三種不同思維的人。這個社會需要什麼樣的人?老師們該讓我們的下一代,成為什麼樣的人?答案已經非常清楚!

cjj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